• <td id="0egcg"><center id="0egcg"></center></td>
    <bdo id="0egcg"><center id="0egcg"></center></bdo>
  • 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采访

    破茧欲出?羽化成蝶——缪宏波的花鸟画探索
    •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1日    字号【

    破茧欲出?羽化成蝶——缪宏波的花鸟画探索

    文 / 潘嘉来

    (杭州市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1928年,蔡元培在杭州创建“国立艺术院”并设立国画系。1939年,国画系初步实施山水、花鸟分班教学。1958年,潘天寿等提出分设人物、山水、花鸟三科,实施人物、山水、花鸟的分科教学,确立了分专业教学的构想,逐步完善和形成了现代中国花鸟画教学的学术体系。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陆抑非诸先生一直以来重视花鸟画的继承和发展,经过不懈努力,为中国艺术院校花鸟画教学提供了解决方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92年,缪宏波考入浙江美术学院(1993年改名为“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花鸟专业,当时国画系主任是吴山明,副主任是李子侯,书记是程宝泓,班主任是卢坤峰。其间学习花鸟画白描技法,临摹宋人小幅花鸟,意临院藏吴茀之、诸乐三、陆抑非等梅兰竹菊课稿。临宋人崔白、赵佶、赵昌等设色工笔作品,学习没骨画的演变及代表画家的风格特点,以陆治、恽寿平、华喦等人作品为主要临本,意笔临摹任颐等海上画派以及元代水墨、吴门画派、扬州画派,了解文人画与诗、书、画、印之间的关系,临摹徐渭、朱耷、吴昌硕、潘天寿的作品,参加室外禽鸟花卉写生。彼时担任授课老师的有卢坤峰、张培筠、童中焘、马其宽、徐家昌、闵学林、田源、彭小冲等。四年学院的专业学习,宏波是刻苦努力的,据说在中国美术学院,“刻苦努力”是有定量标准的,就是每天要站在画桌前画足12个小时。回忆起这段学院生活,宏波说:“想想都感到幸福。”


    其实宏波练的是童子功,小学二年级时,每逢节假日就到杭州市业余美术学校学习书画,小学五年级开始正式跟随闵学林学习写意花鸟画。30余年的笔墨磨砺,宏波俨然已经是新浙派花鸟画的中坚人物。近年来,宏波的艺术事业顺风顺水,在协会和画院担任重要职务,频繁参加各类展事和文化交流活动。正是在这种顺境之中,宏波清醒地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和发自内心的惶恐——今后的路在哪里?




    缪宏波 初乘玉露迎春风 69cm×34cm 2021年



    苏辙论画:“画格有四,日能、妙、神、逸。盖能不及妙,妙不及神,神不及逸。”《益州名画论》说:“画之逸格,最难为法。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逸格不拘常法,逸就是超逸,就是解脱、奔放、狂野、放浪、出离、超越。潘天寿说“不同才是艺术”。艺术现象学有“悬置”的概念,就是尝试引领艺术家将已经习以为常的规律性操作,如关于笔墨、线条、位置、虚实等概念准则悬置起来、存而不论,对物象进行原初状态的视觉思考,从而发现“直接的本质直观”。这种对固有观念的“擦拭”有如佛家悟禅。当有人问“禅之真理”时,被马祖禅师踢倒在地;有人问“佛教的第一原理”,遭马祖禅师的棒打;又有人问“什么是佛祖西来意”,马祖赏了他一记耳光。禅师为了破除弟子的习惯性思维,常做一些不近常理的回答,如:请“奏无弦之琴”“让我听一听一手拍掌的声音”“把你未生之前的本面目给我看”等等,禅师把常规的逻辑思维逼迫到绝境,同样是要擦去人们浮现在智力和概念化层面的固有观念,从而返回最初始意义的生命体验,以获得禅的觉悟。



    宏波已经来到觉悟之门的檐下,他吟唱道:“我喜欢寻觅身在繁华浮世中活脱脱存在的‘放下’”。“放下”并不是要否弃过去,而是积聚能量等待破茧而出的重生。



    艺术家简历



    缪宏波,1973年生于杭州。199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花鸟专业。现为杭州画院副院长、杭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一级美术师、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浙江省中国花鸟画家协会副秘书长、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客座教授。杭州市政协第十一、十二届委员会委员。

    欧美操屄在线播放
  • <td id="0egcg"><center id="0egcg"></center></td>
    <bdo id="0egcg"><center id="0egcg"></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