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0egcg"><center id="0egcg"></center></td>
    <bdo id="0egcg"><center id="0egcg"></center></bdo>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艺评论

    夏强:在物象、具象和意象中寻觅——读阳帆的画
    •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09日    字号【

            我看过许多人现场作画,其中不乏名家大师,当然更多的是青年才俊。他们风格迥异,各具特色,各有所长。有的擅浓墨重彩,有的喜轻描淡写;有的爱温柔婉约,有的专豪放粗狂;有的描春夏秋冬韵,有的绘风花雪月景……在这些画家朋友中,有一位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那是我刚到文联工作不久的一次新春团拜雅集上,一众画家欢聚一堂,现场献艺。我闲来无事,这里看看,那里瞄瞄……不大功夫,许多人就搁下了笔,忙着题款盖章,围观的人也纷纷评点夸赞。然而,在画室的一角,还有一位画家在不紧不慢地创作着,丝毫不受喧闹嘈杂的影响。我向来不喜热闹,就趋步来到他的身后看他作画。咦,这幅描写藏区牧民生活的画不是已经画完了嘛,怎么还不题款签名?而只见他拿着画笔去左描描右画画,这里添加一点,那里再补上一块……这是为什么呢?而原本在我看来已经非常完整的一幅画,在他的左一笔右一笔的涂画下,反而变得斑驳、朦胧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为什么要这样画?带着诸多疑问,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添加”完。他放下笔抬头看见我微微一笑,是那种自信、谦逊、质朴的发自内心的、毫不做作的微笑,而我也终于看清了他的名字——阳帆。

    阳帆,中国美术学院壁画材料与水墨人物画创作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现为杭州画院专职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理事,杭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浙江省首届“丹青·新峰”视觉艺术青年人才,作品多次在全国、省、市级美术比赛中获奖并被多家美术馆收藏……随着交流的深入,我也渐渐知晓了阳帆的学习、工作经历,他最早选修油画,后来又学过版画、陶艺、雕塑,近年偏重中国水墨画方向,陆续创作有传统水墨人物、现代写意人物以及彩墨人物画系列等。这些作品选用壁画材料进行水墨人物画创作,在传统水墨人物画的基础上加入壁画的用色与用笔方法,包括构图,构成,让作品在现代美术馆的展示展览中,更有视觉张力,更能打动观众。其《西藏》彩墨人物画系列就是其中典型代表。

    阳帆认为中国人物画与西方人物画在创作上有显著的不同。虽然两者描绘的都是“人”这一个具体的物象,但西方在创作上注重写实,要求运用人体解剖学知识,侧重描绘人物的肌肉线条;而东方则强调以形写神,主要是抓住人物与众不同的神采,而不是形的本身,善于表现创作者的主观情绪。比如在表达人物的“飞”这个动作时,西方艺术家往往将笔墨集中在“天使”身上,在其身上安上翅膀;而中国传统人物绘画、比如在“敦煌飞天”中,则只用一条飞舞的飘带就能表达这一状态。由此可见西方人物画创作相对较为具象,而东方就比较意象。

    中国人物画在魏晋时期出现了以顾恺之为代表的第一批人物画大师,出现了以《魏晋胜流画赞》《论画》为代表的第一批人物画论,自南宋起中国人物画开始朝写意人物画方向发展,奠立了中国人物画的重要传统。在研究思考中,阳帆发现因为中国传统人物画长卷与卷轴只适合古代文人之间互相交流赏玩、最多悬挂于厅堂、斗室;而现代绘画大都布置在美术馆、展览馆等大空间中展览,在视觉上就要求更加大气更加饱满。为了寻觅到适合于他独特的艺术追求,在他读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时就一个人跑到敦煌与新疆去临摹壁画,去西藏四川实地采风……在无数次的实地观摩中,在数不清的现场临摹中,慢慢领悟出一种新的绘画状态,使他的中国画人物创作从画面结构到造型,包括笔墨运用与色彩调制等方面都与传统有了明显的区别,从而让他在中国人物画创作上形成了一种新的“物象、具象和意象”的认知关系,初步达到一种新的美学追求。

    我们都知道,物象只是保持在个人记忆中某一事物的形象,是一个客观真实的存在;具象是艺术家在生活中多次接触多次感受、多次为之激动的既丰富多彩又高度凝缩了的形象,它烙记着艺术家情感,并与情感相互作用;而意象,就是客观物象经过创作者通过运用独特的情感创作活动而创造出来的能够达到审美要求的一种艺术形象,是一种“审美刺激”。在刘勰《文心雕龙·神思》中就是以“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驯致以怿(绎)辞;然后使之宰,寻声律而定墨;独具之匠,窥意象而运斤:此盖驭文之首术,谋篇尤端。”来表达的。

    阳帆对于顾恺之有着特殊的偏好,他认为顾恺之的创作理念对于他理解、创作中国人物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顾恺之讲究中国画的“点睛”作用,正如“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阿堵”虽小,却是人物“神”之所赖,故不能不慎重对待;顾恺之所说的“神”,是指人的气质、风度、神韵,是一种“无形”之物,不能通过“四体”去表现,只能由“目睛”去“传神”,但又不能执著于“目睛”之上,只能由此去领会。顾恺之“数年不点目睛”,仿佛是一“空白”或遗憾,但从这一“空白”之中,人们可摆脱“有形之缚”,去领悟“象外”之意。因此阳帆在画人物时也喜欢从大的形体入手,逐渐添加细节,而且他借鉴了敦煌壁画的用色方法,在创作时总会先用墨把整个人物形体铺开,然后再加颜色,等其干透后,再将细节描绘刻画出来,这样画的整体就会稳重、凝固,形成立体的效果。

    原来如此!我第一次看阳帆作画时的疑惑就这样被解开了。

    是的,艺术家需要的是个性与悟性,这是艺术家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原动力,也是艺术家形成艺术概念与自我观念的内在基因,正是这个起决定作用的内在基因促成了艺术的百变与多彩。艺术随天而生,随地而异,随人而变。物象、具象和意象的结合,将物象经过艺术家用具象的特别处理,通过造型和律动的凸现,来进行意象的准确表达,达到情感和意境的传达,从而将欣赏者与创造者的心理距离拉近。作为画家,不仅要画出眼里看得见的物象,更要画出具象背后的感知和哲理,成就新的意象,与欣赏者构成新的审美互动关系。在这一方面,阳帆作为一个青年艺术家,就做得很好。

    自从认识阳帆以后,在近八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关注他的创作,看着他不断成长,逐步走向成熟。在欣赏他的人物画时,我希望他继续坚守自己内心的创作理念,在今后的艺术探索中,继续完善笔墨认识、写生状物与对空间感的精准把握,使其画风独立于他人而自成一格,既能很好地阐释他的个人艺术追求,又能不断地总结,不断地发展自己,使自己的艺术时刻处在一种不断出新之中,从而在中国当代人物画青年画家群体中脱颖而出,走向越来越宽广的未来。

    (作者夏强,国家一级编剧,杭州市文联第九届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  


    欧美操屄在线播放
  • <td id="0egcg"><center id="0egcg"></center></td>
    <bdo id="0egcg"><center id="0egcg"></center></bdo>